杀猪

 小广西家里杀猪。


杀了好几头。


猪太便宜了,自己杀了还能多赚点。


我哥帮着吆喝。


问我要多少?


我说,我又不做饭。


他说,送人也行,八块钱一斤,自己养的猪,放心。


我说,那给我弄两个后腚吧。


他说,后腚贵,十块钱一斤。


我说,行。


他说,主要是要后腚送礼的太多了。


我说,让有空送我们餐厅就行。


他说,好。


下午,小广西给我打电话,说来给我送猪肉,还非问我在哪,说明他肯定是额外给我带了点东西,我说我在球馆。


他把猪肉放下后,到球馆找我。


给我弄了两桶花生油,还特意叮嘱:我弄了一盆猪血,给厨师了。


我问,那我送你点啥?


他说,我啥都不要。


走了。


我不吃花生油,尤其是散装油,我对其定义就是毛油,里面有黄曲霉素,高级致癌物,何况我爹以前就是开油坊的。


我吃油都是买成品的。


那我送谁呢?


我想了想,要送松行长,一方面,他迷信这些,一方面他家大业大,父母也住一起,那么送他个猪后腚是可以的。


我联系他。


他说住院了。


我说,那我去看看你。


他说,你进不来。


我说,没事,我做个核酸检测就是了。


一方面,我让同事把猪肉和花生油给送他家,一方面,我直接去医院找他,我找了两个骑友没把我领进去,他们也很无奈,说负责管大门的是物业上的,他们也不认识,除非是晚上八点后,就没人管了。


我打电话给松行长,他说,你别上来了,我下去。


我说,你不是不能走路吗?


他说,有轮椅。


我说,别,别。


他说,没事。


精神状态良好,很小的手术,换膝盖。


他说,董呀,你以后别打羽毛球了,我听了听,换这个手术的,不是打羽毛球的就是打篮球的。


我说,你什么球都不打,不一样吗?


他说,我这个是外伤类的,年轻的时候骑摩托车,摔着了,其实早就该换了。


我问,手术感觉如何?


他说,手术不大,但是事后很受罪,大便都解不出来,我自己拿手扣,咱也不好意思找人给弄。


我说,提前体验一下老年生活。


他说,我还真有这种感觉,就是提前死了一下,真是生不如死。


我说,你换膝盖的手术都没我脚趾骨折手术大。


他说,你是脚,腿至少能打弯吧?我这个等于截肢了。


我问,股票最近如何?


他说,回撤接近200万了。


我说,元旦后,我亏30万了。


他说,这波,大概率是国家提前应对欧美接下来的暴跌。


我问,最近有操作吗?


他说,有,凡是回撤50%的指数基金,我都开始底仓+定投了,对于别人而言的回本,对于我们而言就是翻了倍,我买入了500万的中概互联。


我说,中概互联还会跌。


他说,那不要紧。


我说,再过半年,我也计划来做几个小手术,需要我的健身群到期后,因为一做手术至少一个月跳不了绳。


他问,怎么?


我说,我胳膊上长了几个脂肪瘤,越来越大了。


他说,那都是门诊手术。


我说,再说吧,我暂定是5月份。


他说,这种暴跌,最赚便宜的就是你们这些做定投的,等于捡到了便宜筹码,而且越跌定投比例越高。


我说,是的。


他问,这次心慌没?


我说,毫无波澜。


他说,又成长了。


我说,你快回去吧,躺着。


他说,躺的够够的了。


我问,没勾搭个小护士。


他说,什么年纪了,还捣鼓那些。


我说,前天,我碰到老冯了,老冯总跟我聊骚,我说,看样是最近憋坏了啊?他回了我一句,小的没在家,大的不想用。


他说,他就是个老骚货。


我说,等你出院,喝点。


他说,好。


我走了……


走的时候,我给他发了条信息:人不是突然死的,而是一天天死的。


他回了一句:深有同感。


我回餐厅,厨师问我猪血怎么处理?


我说,送你了。


他说,那不行。


我说,真的,我又不要。


他说,那个猪腚怎么弄?


我说,你看着处理就行了,炒菜,炖肘子。


他问,不送礼用吧?


我说,不送。


我在餐厅茶室待了一会,店长过来跟我讲,说是师妹不想干服务员了,想辞职,问跟我说了没?


我说,一切以她跟我说的为准,她可能只是找你抱怨一下,现在这个环境下,她不在咱这里上班,连个临时工都找不到工作,别看是本科生,但是毫无一技之长,看似什么都会其实什么都不会。


她说,我不是想,若是她走了,需要再找个。


我说,这个不用担心,有的是。


她说,现在年轻服务员很难找。


我说,那是他们,不是我们,他们给几毛钱的工资?咱给多少?


我准备走,在门口遇到了建明,我邻居。


应该是宴请重要人物,茅台。


他一年光送礼,茅台50箱都不止,很幽默的一个哥们,比我年龄小,疫情刚来时,非拉我做口罩,当时拉我做口罩的很多,包括我车友,但是大家多是做的短线,他是做的长线,2020年做了2个亿,2021年做了1个亿,2021年他全程没管,前几天还发截图炫耀,说莫名其妙分了红,故意凡尔赛。


为什么他拉我合作我没兴趣呢?


我一直都觉得他笨笨的,应该没念多少书。


何况他总视我为偶像,你想,他天花板该有多低?


去年,也就是2021年,非拉我做垃圾处理项目,我也没兴趣,他搞的风生水起,我说这些事包括数字都是真的,我朋友圈都有对话直播。


老实人,办大事。


我替他心疼的时候,就是他拉着茅台去送礼的时候。


他调侃了一句:只要送出去,明年就能赚百万。


百万?对于他而言,小儿科。


毕竟,我们是邻居。


当年,买我们楼的,全是奇葩,买套别墅才30万左右的时候,我们买套房子需要花70万,当然,让大城市的人听到笑话……


也别笑话我们,因为前段时间我去看香蜜湖旁边的小区,96平的房子卖1100万,我看了一下当年的成交额,也就是首任房主,是花60万买的。


我们俩站门口,他又跟我吹了半天牛逼。


让我再研究一下他的垃圾处理项目。


又是有机肥又是处理补贴……


我走了,他客人也到了。


店长给我发信息,说他充值了2万元。


他可能觉得算是个我发红包了。


我给他发了个信息,说了声谢谢。


他说,客气啥。


我热情的问了一句,感觉我历史写的如何?


他说,说实话,我没看。


我说,我晕。


他说,但是我会看的。


我去参加骑友聚餐,他们天天聚,彼此称家人了,真的比家人还家人,一大早天不亮就喊着骑车……


算是半强迫的喝了点酒。


心情也不好。


为什么?


两个事。


一是我有个师妹倾诉要离婚,理由是老公在学校是借调关系,教学教的也不错,想不通过考试直接硬调过来,他工资太低,1500元,我师妹工资高,他要求她把收入拿出来送礼,因为这个,俩人闹死闹活的。


咱怪心疼的,但是也没法劝。


咋劝?


其实,是他想天真了。


教师群体是最会送礼的,但是往往是效果最差的,因为他们总是想以小博大,例如每年送五千,要么就是送半扇猪肉,很少用我们的办法,我们的办法就是直接一次送饱,例如我计划花10万元办这个事,我就直接提钱去。


师妹说,累计起来送了五六万了,根本没效果。


关键是,他们会换着人送。


这次送校长,下次送分管领导……


没用。


我为什么觉得很难过呢?


因为,当年我爹为了我大姐的工作,就这么送过,校长被抓的时候,我爹还吓的跑青岛去了,实际上,他送的那半扇猪肉人家压根没记忆。


我爹能叫出我大姐所在单位的小领导到一把手所有人的名字,并且知道他们在哪里住,并且去蹲过门口。


没用。


我是心疼我爹了。


包括我为什么没当上高校老师?也是因为我爹送错了礼,我爹跟招生办说的,你给弄就行了,你也知道咱家情况,你花多少咱给多少,是我爹跟我邻居说的,我邻居在那当教授,我爹在村里当点芝麻官,管着他爹他娘。


结果,最终也没弄成。


我爹一辈子最后悔的事,就是没帮我弄成。


另外一件事,就是有个地产公司营销部的读者,日常跟我玩耍的很好,关键是他们还是国企,他以赞助我们骑行、羽毛球比赛之类的,弄出了十多万块钱,是单位审计找到了我,我才发现怎么回事。


竟然还有合同。


他的确赞助过我们骑行,但是只是群内骑行,连吃饭带衣服,不超过5000块钱,我们还一起合过影,大家还把他拉进了群里。


我一看这个合同,觉得……


无语了。


肯定赌博了。


据单位审计讲,小额贷款的都打电话催到公司了。


我当时就在想,人一旦负债了,就没句实话了,说是人渣都不为过,我调侃的说了一句,我是个作家,咋可能写那么烂的字呢?


他说,就是这个签名,我们觉得有怀疑,才特意找你求证一下。


我把聊天记录导出来了,打印了一份给他。


他还跟我商量过,要赞助我们去青海湖骑行,我现在想想,他应该是计划从公司套走更多的钱。


我……


无语了。


都是真人真事,只是说出来都是太奇葩,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写随笔的缘故,因为我们的故事都是奇葩,超出了常人的理解。
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连岳的进化

文字表达也需要天分

尊重他人